成功案例

现场观摩俄西部军区战备水平突击检查的最后阶

来源:http://www.baidu.com/作者:佚名 日期:2018-12-16 点击:

现场观摩俄西部军区战备水平突击检查的最后阶段演习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12月14日(星期五)下午2时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请中国广核集团和台山核电项目合作方法国电力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有关重大核电项目建设进展和对外开展合作情况暨“全球首堆工程”广东台山1号机组商运情况。

国新办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中国网 李佳 摄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记者见面会。中国的核电事业一直发展得非常迅速,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相关进展情况,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中法核电领域的合作方来介绍有关情况。我先逐一介绍一下今天和大家交流的发布人,他们是:中国广核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立刚先生;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利民先生;台山核电项目合作方法国电力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傅楷德先生。按照惯例,先让他们和大家分别讲几句,然后再进行答问和互动。先请高总说两句。

中国广核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立刚。中国网 李佳 摄

各位媒体的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在这个场合和大家见面,介绍台山核电项目的进展情况。大家知道,昨天我们已经正式公告台山核电项目的1号机组已经完成所有的试验,具备商业运行条件,这对台山核电项目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日子,我们期待这一天也已经很久了。在今天这个日子,我们也觉得除了有台山核电1号机组的正式投运这个意义之外,因为我们今天在这里见面的有法方的朋友,也是中广核和法国企业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大家可能知道,中法企业的合作我们是从大亚湾起步,大亚湾是我们合作的第一个阶段,当时以引进建设为主,但是台山项目我们是共同投资合作建设,而且建设的是三代核电项目。

说到大亚湾,因为大亚湾差不多是40年前确定的项目,我们当时是第一个合作成功的项目,合作得非常成功。台山是我们第二个阶段,把这个过程从大亚湾开始算的话也差不多40年,也是中广核和法国企业合作的一个40年又一个里程碑的见证,我想这里面也告诉我们,因为大亚湾是和改革开放同行的,这个项目的意义,中法企业的合作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重要见证。今天这样一个场合,想利用这个机会感谢媒体的朋友对台山项目的关注,对中广核的关注,这个项目取得成功是很多企业共同合作努力的结果,我们也感谢所有的参建方,也感谢两国政府给予的领导和指导、支持。我就说这些,谢谢。

感谢高立刚先生,下面请郭利民先生作介绍。

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利民。中国网 李佳 摄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截止昨天下午五点钟,台山1号机组完成了最后阶段的调试试验,经过168小时示范运行的考验,已经具备投入商业运行的条件。技术是由法国电力集团以及近期加入的法马通共同开发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吸收了过去40年国际上核电压水堆机组的运行经验和技术进步,采用多项设计改进,显著提高了安全水平。台山一期的2台机组是继芬兰的3和法国的3之后第三个开工建设的项目,由中国广核集团、法国电力集团、粤电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负责建设和运营。我们在设计、设备制造、建安施工和调试、工程建设各个环节形成了中法核工业企业的强强联合,在台山项目的前期准备和建设之初,我们充分吸取了芬兰和法国两个先行项目的经验反馈。2012年下半年开工建设三年左右以后,中广核作为牵头方,审时度势,决定把台山1号机组作为首堆来推动,得到了中法8家主要参建单位的积极响应和支持,特别是核岛设计方法马通的理解和配合,我们充分发挥了互补的优势,克服了首堆工程特有的挑战。到2015年底,以率先开始冷试为标志,台山1号机组如期取得了领先的态势,这个态势一直持续到2018年的装料并网和现在的商运。2018年1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人民大会堂共同为台山核电站1号机组成为全球首堆工程揭牌。全球首堆工程建设的成功,证明了技术的可行性,是一种可以信赖的技术选择。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安全性和可靠性上的设计红利,会在机组的长期运行过程中逐步显现和释放出来。我们在首堆建设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也可以进一步为国际核电同行所分享,也可以为后续具有首堆特征的核电项目的建设贡献技术和管理上的借鉴和启发。当然,台山核电1号机组的商运既是一个阶段的结束,更是一个新征程的开始,我们将为机组的长期安全稳定运行继续努力。

谢谢郭利民先生,下面请傅楷德先生作介绍。

台山核电项目合作方法国电力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傅楷德。中国网 李佳 摄

尊敬的高立刚先生、尊敬的郭利民先生,各位记者朋友们,感谢大家出席今天的发布会,也尤其感谢中国政府邀请我们出席今天的发布会。我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与各位分享刚才高先生和郭先生所讲的,也就是台山1号机组具备投入商运条件这个喜讯。这对于法国电力集团与中广核,乃至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关系具有里程碑意义。

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也证明了技术的成熟性,台山商运也代表着法中两国核电行业的未来承诺。另外我认为,今天这样一个重要时刻,对于所有曾经在台山的工地上夜以继日工作的法国团队来讲都值得骄傲。台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项目,因为这个项目的成功是法电、法马通和中广核35年来长期合作的成果。在这里我想像高立刚先生一样,对法中两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支持表示感谢。2018年1月,马克龙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共同为台山核电站1号机组成为全球首堆工程揭牌就是最好的例证。台山项目标志着一段历程的结束,35年的合作是各方专业技能和经验的合作。台山项目成为了世界范围内项目建设的范例,台山初期建设之所以能够快速推进,离不开弗拉芒维尔项目的经验反馈,特别是大部分设备已在法国通过了资质审查。台山不但促进了中广核、法电、法马通的发展,也促进了法中两国整体核工业的发展,也为法中两国设备供应商的合作创造了条件。在这里我仅举一个例子,就是法马通与其中国伙伴东方电气共同成立了生产核电站设备的合资公司。

台山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两国在核电标准规范化方面的长期合作与不懈努力,这进一步加强了法中两国核电机组运营的安全性。台山是一段历程的结束,但台山也开启了法电和中广核合作的新篇章,在这里我想举英国市场的例子,正是得益于台山项目,双方将合作伙伴关系拓展至英国市场,具体而言,我们在共同合作建设,包括位于欣克利角的两台机组、位于塞兹维尔的两台机组和基于华龙技术的布拉德韦尔项目,这样的项目只有通过中法两国的合作,只有基于台山的成功经验才能够实现。台山1号机组成为了全球首台投入商运的机组,标志着新一代核电站正式进入市场,第三代核电站更加安全、性能更好、发电功率更大,并且保持了零二氧化碳排放发电。

正如我在之前提到的,台山1号机组是我们的骄傲,它的投入运行充分证明了技术的可靠性与成熟性,通过这项技术,我们将携手在核电产业发展和中法合作领域开辟新的篇章。谢谢大家。

国新办新闻局副局长袭艳春请记者提问。中国网 李佳 摄

谢谢傅楷德先生的介绍。下面开始和大家互动交流,请大家提问。

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恭喜中广核台山,十年磨一剑,成为全球首个投运的机组。第一个问题提给郭总,我们知道台山虽然是全球首个投运的机组,但是工期比预计工期更久,目前最终台山总的投资额是多少?作为首个投运的机组,能够争取到怎样的电价条件来保证项目运行的经济性?另外一个问题提给高总,台山是中法的合作项目,主要用法国技术。之前9月份美国提出来对核技术新的出口管制,其中禁止了对中广核一些技术和设备的出口,请问这对我们后续的发展,包括台山和其他中广核自主技术的发展是否会有影响?谢谢。

关于造价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到竣工的时候,所以现在我们还没有数字。电价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现在也没有到这个时候。因为我们是上市公司,中广核属于上市公司,造价和电价都属于上市公司披露的内容,在后续上市公司发布信息时可以去关注。

我补充一下,因为您关注的问题我们在上市公司的年报和定期沟通中都会有披露,目前的情况我们做过最新披露,后续我们也会根据阶段再进一步评估和做披露。电价等等也是按照国家的政策,因为国家有相关的规则,我们也在积极做申请。您关注的第二个问题,和美国方面的合作,其实在有关的情况发布了以后,中广核已经在正式的官方微博完全披露了,我这里没有更多新的内容要补充。谢谢您的关心。

我想问一下高立刚先生,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法合作取得了很多成果,比如大亚湾、岭澳,包括现在的台山,您觉得中法合作都有哪些比较成功的经验值得分享?未来中广核和还有哪些合作可以开展?谢谢。

您刚才提到了,确实我们的合作从大亚湾起步,大亚湾项目确定差不多就是40年的时间,从大亚湾开始,我们的合作没有间断过,我们要回顾一下第一个项目的合作,大亚湾项目比较成功,这为后续的合作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第二个是从大亚湾开始,包括后续的一些项目在建过程中,法方企业也有一定程度的参与,包括到今天的台山,中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间断过。在这个长期的合作过程中,我们逐渐在公司和公司之间有了更好的配合,包括管理层之间的相互了解,也建立了互信。这些年的合作我们不是在原地踏步,从大亚湾到台山,其实我们的合作是在逐渐深入和升华的,范围也越来越广,顺着这条线往后面展望,我们觉得后面的合作前景是可以有比较好的期待的,因为已经有比较成功的经验,而且双方之间的互信已通过这么多年建立,相互之间配合的默契,相互理解,范围的扩大,不仅仅是中广核了。其实我们只是中国企业的一个代表,还有在产业链上的合作等等,我们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模式,都值得我们后续来借鉴和进一步发扬光大。

我再补充一点,大亚湾建设时第一批主控室操作员100多人,当年是送到法国培训的,在80年代,一人花了130万左右法郎,我们叫做“黄金人”。但是大亚湾之后我们都是自己培养操作员了,到了台山我们接上了这个接力棒,台山的主控室操作员是中广核第二代,可以说法语的操作员,也到法国去培训过。现在在我们台山的运行值,每个“值”配有一个法国的“值长”,语言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也是某种程度的标志。谢谢。

谢谢,我也想补充几句。法电非常骄傲能以这样的方式为中国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做出贡献,正如高立刚先生刚才所讲,我也认为台山项目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特别是能够快速的得以推进,也离不开我们在大亚湾和岭澳的成功经验。刚才我也讲过,台山也是一段新里程的开始,比如台山项目也是我们双方共同运营的第一个核电站,这也是法电作为管理着全世界最大核电站机组群的企业40年来经验的反馈,特别是我们为台山提供了在核安全领域的经验,也正是因为台山的成功经验,帮助法中双方共同开启了英国市场,我相信今后法电同中广核也将会开辟新的市场。

第一个问题,请问高先生和郭先生,我们今天庆祝了台山1号机组具备投入商业运行条件,台山2号机组时间表如何?双方有没有在其他地方建设机组的计划?第二个问题,请问傅楷德先生,您如何向欧洲人解释在中国成功了,但在法国和芬兰的却没有取得好的进展?

今天这个场合是发布台山一期1号机组重要的里程碑,您问我们后续的发展问题。今天其实不是一个结束的点,因为一期项目还在建设,1号机组进入商运确实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是进入商运以后,我们的管理层、我们的队伍会专注于把1号机组的安全生产做好,运行管理好。同时,您问台山2号机组的时候,其实我们台山1期工程是2台机组,2号机组也还在建设,中法企业、法电、法马通还会密切合作,把现在2号机组后续的调试工作在确保安全质量的基础上做好,按照计划投产,这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二期的工作,中广核目前有22台机组投运,还有6台在建,后续新的项目规划和安排,我们将会按照国家统一的部署和规划来进行安排。谢谢您的提问。

我也认为有必要向法国民众解释两处核电站工程进度的不同之处,至于弗拉芒维尔的工程进度,法电最近刚刚确认核电站的装料工作将于2019年底完成,至于两个国家之间核电站建设的工程差异,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不能忘记,在台山建设之初获得了来自弗拉芒维尔建设的大量经验反馈,这使得台山的初期工程能够得以快速推进。二是中国近15年以来在大力发展核电,保持着年均2—3个核电站的速度,这与20或30年前法国的情况比较相似,而在法国方面,我们已经有15年左右的时间没有新的核电站建设了。谢谢。

两个问题,第一,作为中法元首都在关注的全球首堆,台山的成功建设对中国以及世界核电的发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第二,材料中台山核电站1号机组和2号机组分别是全球第三台和第四台,1号机组也是全球首个进行具备商运条件的。在已有的前两台当中有什么样的经验能够让中国有足够的信心去引进这两台机组?如何保证它的安全?谢谢。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台山的首堆建设对中国和世界核电发展有什么意义。刚才我在介绍时涉及到一部分,台山1号机组现在具备商运条件,证明了技术上的可行性,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技术选择。台山的建设也实现了项目开工之初预期的技术引进消化和吸收,培养了一批国内核电设备的制造商,包括主设备的制造。在首堆建设过程中我们所获得的宝贵经验可以为国际上核电同行所分享。也可以为具有首堆特征的核电项目的建设提供技术和管理上的借鉴和启发。刚才问到了造价的问题,如果去除首堆因素对工期和造价的影响,我们可以预期能大幅减少建设成本,能够进一步提高机组的经济性和竞争性,可以为不管是中国核电发展还是为世界核电发展,提供一种现实的技术选择。这是中广核和法国企业合作的成功。我们形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还存在一种可能性,我们还可以联手开拓国际市场。

第二个问题,技术的安全性怎么保证。技术吸收了过去40年世界核电压水堆机组的技术进步,特别是法国最新的机型4型机组和德国的型核电站运行经验,都是最新设计,这是第一点。具体来看,有几个重要的改进:配备了双层安全壳,提高了抗击外部撞击的能力,特别是大型飞机的撞击,这是“911”之后的改进;配备了四列独立的安全系统,相互是物理隔离的,还有四台柴油机。除了四台柴油机还增设了两台全场失电的柴油机,在“福岛事件”中我们知道电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另外,我们还增设了堆芯融熔物捕集器,这可以提高我们缓解严重事故的能力。当然的改进还很多,我不一一列举了,总体来说,的技术提高了对事故预防和缓解的能力,实质性消除了大规模放射性释放的可能性。谢谢。

感谢,我完全同意郭利民先生刚才所讲,我再补充两句,主要是台山的成功对全世界发展的促进作用。首先,台山的成功对于弗拉芒维尔和英国欣克利角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另外台山在工程后期和实施阶段的经验反馈也可以为弗拉芒维尔、欣克利角以及法电和中广核在其他领域进行的核电站项目提供有益的借鉴。大家也知道,不少经济增长迅猛的大国目前所面临的能源短缺挑战,核电站的发展也可以为经济增长提供能量来源,并且是低碳的能量来源。所以,正如郭利民先生所讲,技术已经证明了其安全性、竞争力和成熟性,也可以为我刚才提到的一些大国迎接经济增长的挑战提供有益的帮助。

我的第一个问题,回顾十年以来的合作,有过很多挑战,也有过多次延期,现在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是我们回顾一下,您觉得主要造成延期的原因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关于中美贸易关系的大背景,因为有人说中美贸易摩擦会对核工业造成影响,也有一些报道,报道了核工业在未来可能会面对的威胁。我的问题是,中国和法国的核工业在中美贸易关系的大背景下,未来将怎样来面对有可能的挑战?谢谢。

从建设了十年之后回头看,有三条主要的经验,也许为后来再建一是设计的反复迭代过程,作为首堆,变化非常频繁,从初步设计到详细设计,再回到初步设计,而且设计的变化会对下游的设备制造、施工、安装和调试形成叠加和放大效应,所以我们就需要去应对这个挑战。二是提高了安全性,包括设备的等级都提高了。实际上我们用的一些设备,虽然还是同一个制造厂,但是我们并不是定型设备,所以存在比较多新设备的研制过程,新设备的研制过程也是需要时间的,也要有一个反复的过程。三是一旦我们的工期比原计划推迟的比较多时,原有的合同安排不大适应这样一个管理,所以我们要让各方继续在已经推迟的情况下大家都要全力以赴,再继续往前走需要解决合同安排上特有的困难。从我看,主要是这三点挑战。

第二个问题,对台山来说,我们技术还是法国技术,扩展一点说是欧洲技术,主要是法国技术,所以我们委托的法马通和中广核工程公司来进行采购,绝大部分设备,例如主设备、辅助设备主要还是在欧洲和中国制造的。当然,我们也有少量的通用设备,数量非常少,在全球范围内按照市场化原则来采购。目前台山两台机组还是按照正常的情况在往前推进。谢谢。

我简单补充一下,核电行业、核电企业之间的合作一向是比较开放的,因为核电企业我们认为全世界都是一家,大家相互之间的配合、相互之间的交流促进了核安全水平的共同提高,追求核电运营的卓越是大家共同的目标,所以核电企业,包括核电相关的产业合作,其实是比较好的。从我们来说,项目上,我们在工程安排、合同采购上很多是采取了全球的招标,根据技术、商务的匹配性来选择合作伙伴。如果说国家有关政策发生变化,我们也会在一些领域进行调整,但是您刚才提到中法企业之间的合作,我们不是简单的,而是比较全面的,在整个产业链的合作都比较多,也能够相互互补。中法核电产业链也是相对比较完整的。谢谢。

随着今天台山第一台机组的投入运行,我想问问双方企业是不是正在讨论增购新的机组呢?如果是的话,增购的是现有的型号还是法电正在研制的新型号?

您问了法电和法马通都非常关心的问题,我们当然会非常高兴也非常兴奋,如果能够继续同中广核在华进行新的机组的合作,也许是建设新的反应堆,但是这不由法电来决定,这取决于中广核的决定,也取决于中国政府的决策。

前面已经提到了这个问题,已经回答过了,谢谢您的关心。

请问高总或者郭总,台山核电1号机组投入商运以后,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台山当地经济的发展能够带来什么好处?第二个问题,“十年磨一剑”,很不容易,这背后传递出一种什么样的工匠精神,能不能回答一下?谢谢。

两个问题,台山核电在江门台山市建设,一直得到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大力支持,有非常充分的沟通。我们在台山建设核电站,我们致力于作为周边社区的好邻居,所以我们为周边社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有500多人次。第二,我们在当地建设基础设施,比如道路、供水、路灯。第三,我们支持当地的教育,我们为当地的教育提供“尊师重教奖”,资助学校。第四,台山非常关注周边的弱势群体,包括老人、贫困户这些群体。我们有一家调查出口信贷的法国公司,连续9年进行环境调查和社会责任的一家公司,他们给出一个评价:台山核电和周边的社区有一种非常和谐的关系,在他们所见到过的大型项目建设中是比较罕见的。谢谢。

如果我们要去总结它的历程,不见得一定从工匠精神的角度切入,虽然我们在局部,当然需要有大量的工匠精神。对于台山这种大型的核电站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首先是需要一种整合能力,整合内外部、上下游面对复杂的变化,这是我们在首堆工程建设过程中更需要锻造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总结了几条经验,为了应付这样一个局面,十年走下来,有这么几条经验:第一,高层协调机制。我们每年会就台山项目开一次协调会,中法九家主要的参建单位的一把手参加,我们还有协调小组会,大家的理念是“团队、使命、承诺、共赢”,保证所有参建方合成一股绳开展工作。第二,同行经验反馈,刚才已经谈的比较多了,我们从芬兰、法国的先行项目吸取经验,也包括国内中广核1000的批量建设中间吸取经验反馈。第三,我们的管理要紧跟变化,我们的变化量很大,所以管理一定要能跟得上。第四,设计贴近现场。刚才我说设计的反复迭代过程,2010年之前,核岛的设计方法马通派出的设计队伍在法国,2010年把设计队伍从法国巴黎转移到深圳,从2013年10月份开始,设计队伍从深圳进一步转移到台山现场,高峰的时候有400人,相当于一个设计院在现场,最近的办公地点离机组不到100米,这个安排对于台山首堆建设的成功,在具体的运作层面上是至关紧要的。第五,是下游推动上游。虽然法马通有很丰富的经验,但我们下游也积累了很多的建设经验,所以我们经常是下游带方案澄清,我们不是简单的对上游提出挑战,我们也会把我们的经验形成可行的方案,希望上游来确认。第六,是基层深度动员。我们不仅仅是从上而下的一种动员方式,我们的队伍还需要从下往上组织起来。第七,是自主技术决策。台山这十年走下来,这是非常核心的一些体会。谢谢。

我对在座的三位嘉宾都有问题,第一个问题,台山作为首台运营的机组,总造价是多少?第二个问题想问问法电,在共同运营的项目中,这个项目对于法电的年经营收入能带来多少?第三个问题想问问现在中国的华龙技术在国外的发展情况如何。

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前面已经提到过了,总的造价首先是因为没有竣工,我们没有最后的数字,而且这属于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如果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请关注一下我们股份公司后续发布的信息。

谢谢您提出了对于法电非常重要的问题,确实,在我们说的比较多的工业合作中,这也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正如您所知,法电持有台山30%的股份,所以法电当然非常关心这个项目的效益。但是正如刚才两位所说,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最终的详尽的数据可以向大家报告关于这个项目的总造价,或者是电价,因此也无法向您提供关于经营收入的问题。可以说,现在探讨这个问题为时尚早。我想说的是,法电在中国的投资,不管是在投资比较多的核电领域还是在其他领域投资都是非常多的,这些投资的项目现在看来对于法国和中方都是双赢的,我相信在台山项目上也会如此。

我回答您的第三个问题,谢谢您对华龙核电技术的关心,华龙是中广核和国内同行中国核工业集团联合开发的三代的反应堆技术。您问华龙项目的情况,我介绍一下中广核正在进行的华龙项目的情况。在国内,我们防城港3、4号机组是中广核华龙的第一个项目,目前进展顺利。后续的项目我们将会按照国家的规划来进行积极安排和推进。在国外,我们和法国电力公司一起,在英国的一揽子合作里面包括了华龙技术和有关项目的合作,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做的通用技术审查也是按照原计划完成了前面两个阶段的工作。谢谢您的问题。

想问一个关于工程延期的问题,关于二期工程的计划是怎样的?您预计会不会遇到像延期或者预算这方面的问题?

我理解应该是问的2号机组,不是二期。因为我们一期工程是建两台机组,如果是二期应该是3号机组和4号机组。2号机组目前也有好消息,我们在12月10日,2号机组已经按照预期提前了十天开始热试(热态功能试验),这是装料之前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上市公司公布的2号机组投产时间是2019年,我们现在有充分的信心在2019年完成2号机组的调试启动工作,特别是从1号机组取得的经验,无论是设备上还是人员经验上,还是组织管理模式上,我们都会反馈到2号机组,我们相信2号机组会比1号机组做得更好。谢谢。

结束前各位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讲?

感谢主持人,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中国政府在台山项目建设过程中给予我们的支持,也感谢中方邀请我们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感谢在场的媒体所提出的非常有针对性的问题。最后,我还要郑重地向多年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台山建设的中方和外方的朋友们表示感谢,我要代表法电向你们致以最热烈的感谢,没有你们的投入和奉献,我们今天就无法在这里共同庆祝台山核电1号机组的商运。谢谢。

作为结束语,我先说的第一点和傅楷德先生感受一样,台山项目今天1号机组实现商运,除了中广核、法电、法马通等相关企业以外,其实还有中外很多参与者,大家是大团队,一个使命,这是我们共同合作的结果,我们大家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叫“团队、使命、承诺、共赢”,英文是 , , , ,所以我特别想利用这个机会感谢所有的参与者,我们真的是一个大团队,为我们共同努力取得这样一个成绩表示感谢。

第二,再次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因为今天我们也看到很多媒体朋友出席了活动,大家的提问很踊跃,由于时间的限制,可能还有其他问题没来得及提出,但是我们中广核文宣部门专门负责和媒体朋友们建立联系和沟通,我们在会后也可以继续解答各位关心的问题。

我们的项目走到今天,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大家的关心和帮助,再次感谢,也希望大家以后能继续地关心、帮助和支持我们,欢迎各位有机会到台山核电站去参观。谢谢大家。

再次感谢三位发布人,应该说今天这场发布活动非常有意义。刚才我听到一个记者朋友在提问时说到了一句话“十年磨一剑”。“十年磨一剑”既说明它的成功,也说明它的不容易。记者朋友们也问到了“十年磨一剑”过程中遇到的很多波折、曲折,包括困难和挑战,但是很幸运的是,我们走到了今天,可以宣告我们合作的成功。我觉得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它恰恰再一次向我们印证了中国的对外开放、对外加强合作、寻求合作共赢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应该说这个项目今天的成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下一步还在继续推进过程中,也非常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国和法国之间核电方面的发展,也继续关注中国和世界各个国家之间的合作和交流。希望我们这种合作不仅能够造福于中法两国人民,也能够造福于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所以,今天我们把几位发布人请到现场和大家分享我们的经历、经验,包括总结的教训。

谢谢大家,今天的见面会到此结束。谢谢。

原总装备部耳鼻咽喉中心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导师。全军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委员副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任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第四军医大学、安徽医科大学研究生导师,共培养研究生12人,博士后1人。在军事作业环境及耳科领域获得科研课题20余项,其中国家或军队课题8项,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论著60余篇,其中发表9篇,参编著作2部,第一完成人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3项,获实用新型、外观专利技术4项,完成国家标准制定2项。

擅长耳显微外科手术,咽喉显微外科手术,特别是先天性外耳畸形一期或二期再造,外耳道狭窄、闭锁,中耳畸形等疾病的外耳道成形、中耳腔探查,中耳成形术等有很深造诣。被人们称为“军中造耳天使”。曾被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以及北京各平面媒体广泛报道。另外吴玮主任在头颈部肿瘤的诊断和综合治疗、鼻变态反应性疾病的综合治疗、听力疾病的诊疗等有丰富经验,支撑喉镜下声带各种病变的显微手术治疗方面经验丰富。